<sup id="cggjd"><option id="cggjd"></option></sup>
    <dl id="cggjd"><bdo id="cggjd"></bdo></dl>
    <tr id="cggjd"><thead id="cggjd"></thead></tr>
    1. <tr id="cggjd"><thead id="cggjd"></thead></tr>

      歡迎來到安徽卓友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!

      全國統一服務熱線
       400-888-0551

      方虧損必讀

      今天你做「舔狗」了嗎?

      2018年11月09日 今天你做「舔狗」了嗎?

      在現實中跌跌撞撞的人們,既沒有“致賤人”的閑情,也沒有“致low逼”的底氣,唯有竭盡全力,在錯綜復雜的社交關系中如履薄冰地生活。


       雖然都是成年人了,但內心的焦慮和恐懼卻隨著年齡的增長不降反升。害怕被快速迭代的社會拋下,擔心被心猿意馬的伴侶放棄。壁立千仞無欲則剛,但在所愛的人和事面前,誰都免不了委曲求全。當我們談論“舔狗”時,究竟在談什么?

       

      被嫌棄的舔狗的一生?

       

      “舔狗”是互聯網“犬系”黑話中的當紅炸子雞,繼“單身狗”、“累成狗”、“狗糧”之后迅速C位出道。

       

      在熱心網友的群策群力下,“舔狗”火速擁有了專屬的百科、貼吧、超話、Tag、樹洞、Bot等民間互(tu)助(cao)陣地——畢竟幸福的戀情都是相似的,而“舔狗”則各有各的不幸。

       

      從定義來看,“舔狗”被人們視為自討苦吃的鬧劇、獲取同情的標簽、勸諫來者的警示、偶爾還會被當作喜聞樂見的談資。

       

      雖然負面意味如此明顯,但口嫌體正直的網友們卻依然對“舔狗”愛得深沉。

       

      或許又到了分手的季節?最近互聯網上關于舔狗的帖子真是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。不管是混跡豆瓣的文藝青年,常駐虎撲的直男JR,貼吧灌水的網癮少年,還是腦洞清奇的B站up……“舔狗”的身影無處不在。

       

      虛擬互聯網空間天然為用戶提供了最好的社交面具,失戀后傾訴欲爆棚的網友們向來也不憚以最誠懇的態度自揭傷口。

       

      陽光底下無新事。“舔狗”這個詞究竟誕生于何時,目前尚無定論;但生活中如是的卑微姿態卻是舊的。所有人際交往,本質都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的迷思。



      中國特色網絡社交Style

       

      不管是現在的“舔狗”,還是早前的“屌絲”、“肥宅”、“頭禿”、“空巢青年”、“失婚少女”、“隱形貧困人口”……不難發現,“自嘲”是貫穿中國網民表達模式的主線之一。

       

      嬉笑怒罵中,所有“人艱不拆”的心酸似乎都被四兩撥千斤地化解了。殊不知,在“舔狗”式自嘲的面具下,有多少笑中帶淚的真心話一閃而過。

       

      這些在現實生活中,被教育“槍打出頭鳥”、“悶聲發大財”、“吃虧是?!?、“小不忍則亂大謀”的中國年輕人們,春風化雨地將這種文化基因,帶入到互聯網的社交生態中。不管是線上還是線下,沉默的大多數,終究只能這樣舉重若輕地生活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畢竟,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。

       

      “舔狗”也好,“屌絲”也罷,這些所謂的“自黑”詞匯,很難不讓人聯想到古人們熱衷的“自謙”——“鄙人”、“拙作”、“荊婦”……某種意義上,低能量社交是植根于中國上下五年文化圖譜中“以和為貴”價值觀的變種。

       

      從古至今,中國人都逃脫不開“面子”的折磨。即便互聯網為人們開辟了新的社交空間,親疏有別的關系結構仍然存在。如何才能得體地“給別人面子”?如何才能巧妙地“不折了自己的面子”?不管是為了愛情自我隱忍,還是為了達成某種社交目的巧言令色,魚和熊掌不能兼得之際,“舔狗”不失為一個性價比很高的選擇。

       

      沒有體會過“舔狗”滋味的人是幸運的,在低能量社交中委曲求全的人是善良的。

      首頁

      關于我們

      最新資訊

      友利應用

      產品價值

      特色功能

      招商加盟

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在線客服

      售前咨詢

      售中咨詢

      售后咨詢

      咨詢電話:
       400-888-0551

      請掃描二維碼

      桃花视频在线观看完整